公司动态

王广宇:把握实体经济金融需求才能更好地去杠杆

       人民网北京7月21日电 (付长超)“坚持去杠杆、但不要忘记初心,不要忘记补短板。”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表示,只有把握实体经济金融需求才能更好地去杠杆,去杠杆不要忘记高质量发展要依靠实体经济的初心,不要忘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,要特别关注企业部门的融资和筹资困难的现实问题。

       他是在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、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的“2018年第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”演讲时作出上述表示的。

       王广宇表示,在世界经济深度调整、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的情况下,中国经济依然能够保持中高速增长和平稳运行态势,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力推进,得益于政府不断创新和改善宏观调控,得益于新动能的快速成长,得益于以内需为主的经济结构调整。

       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王广宇今年感受最深的是“去杠杆”。他指出,从上半年的融资数据来看,社会融资总量下降明显,委托贷款、信托贷款等融资渠道被封堵,对企业而言新的融资渠道特别是权益融资没有建立起来,实体经济被挤到了银行信贷的“独木桥”。特别是从银行信贷来看,受调控政策和实际形势影响,地方政府融资平台、民营企业(小微企业)、尤其是低信用等级的民营企业融资条件明显收紧,资金周转困难,违约不断。

       王广宇认为,去杠杆不是要抛弃真正的实体经济,而是要跟新实体经济部门的真实金融需求,跟直接融资、权益金融这样的金融改革更紧密结合在一起。去杠杆不要忘记补短板,特别是制度短板和市场短板,这样才能夯实实体经济和民营企业的基础。因此,他呼吁应该积极采取多项措施,缓解实体经济融资紧张局面,避免民营经济萎缩对经济造成下行压力。

       第一,政策要有定力,信号要明确,规则要清晰。金融稳定和监管部门给出一致意见,市场才有确定的反应,务必避免监管共振和无人值守两种极端情况。他举例说,7月17日,央行和银保监会同时发声,要求银行加大对贷款和信用债的投放,特别是提到按照1:2给予MLF资金,用以增配以民企为主的低评级信用债;另一个则是从资金的价格方面,要求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,带动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明显下降。另外如资管问题,建议监管层面要尽快出台资管新规实施细则。不能否认,紧信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监管趋严,特别是资管新规生效之后,其影响将会逐步显现。目前,由于相关细则并没有出台,很多业务不便开展,对企业信贷融资是雪上加霜。

       第二,坚定推动金融市场改革,不断拓宽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。现实中,民营企业传统的融资渠道紧缩甚至断流,融资能力显著下降,其重要原因在于民营企业违约概率偏高,难以获取资金供给方的信任。主管部门应通过信用增级、外部担保、吸引行业基金投资等方式,主动对接相关地方政府,综合利用内外部数据,运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等新技术,加快构建线上线下综合服务渠道、智能化审批流程、差异化贷后管理等新型服务机制,满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特色化融资服务需求,进一步提升信用水平,疏通融资渠道。

        第三,着手减轻民营企业的税费负担,给予同等待遇。减税问题作为供给侧政策要点必须坚持、加大力度,实实在在落实。高税负使企业一方面加重了资金支出,内部留存资金减少,从而使内源性融资能力下降,不得不更加依赖外部融资。所以,要发挥积极财政政策的作用,继续有针对性地降低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税费负担,提高民营企业内生发展能力。同时要尽快协商出台违约债券处置措施。近期债务违约频发,这是市场强制出清的一种方式,但这种方式会产生强烈的负外部性。为此,需要探索违约债券的市场化、法治化处置措施和转让交易机制,防止违约产生的负面影响扩散、放大,进而产生逆向选择问题。

       最后,王广宇表示,从近期一系列新出的政策看,去杠杆强监管的影响会更为深远,所以要考虑进一步的补短板配套制度、政策和调控安排。如何围绕高质量发展的目标,坚定不移地发挥市场作为决定性力量,促进实体经济发展;按照法治和契约要求,银行充分发挥作用加大信贷投放力度,带动小微企业实际贷款利率明显下降;同时要促进创业投资、产业投资、产融结合、投贷联动这些权益性金融的发展。“只有这样,新实体经济和民营企业的基础才能得以夯实。”他说。

北京网站制作专业网站制作公司北京网站建设